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9的文章

[TIMA] 神真愛我

2019年5月3日 撰文/簡同學 高一
「上帝愛我,愛到祂在祂的兒子耶穌跟我之間選擇了我⋯⋯」
        祂好愛好愛我,我總是很努力的要去達到我自己的標準、別人的標準。我好努力好努力,努力到我已經累得沒有一絲一毫的力量。在我的心快要崩潰時我先對神說了一句話,我說:「我的神啊,讓我找回起初愛祢的心!」往往在我這種最撐不下去的狀況時,神真的就會對我的心說話,禱告山的一位姊姊跟我說:「定睛在神身上,單單的來愛祂是妳唯一需要做的事,妳再怎麼努力、再怎麼用盡方法也沒有辦法換取神的愛,因為祂給妳的愛已經滿溢出來、不能再多了。愛到祂在祂的兒子──耶穌跟妳之間選擇了妳!所以即使妳想要完全放空,在這裡什麼都不做,神還是好愛好愛妳!」
        聽完這話的我崩潰大哭,神藉著姊姊的這些話完全地醫治我,賜給我重新的力量。每次來到這裡(禱告山)最大的禮物就是:這群神所揀選的事奉團隊。在他們身上真的可以看見何謂耶穌的心腸,和神僕人的樣式。在他們帶領我們的敬拜中,總是能夠真實的與神相遇;在他們的擁抱和禱告中,清楚地感受到神醫治的愛;在每一個小隊長的陪伴下,好像得到了一個神為你預備的屬靈夥伴。這些的種種成為了我愛上這裡、願意將自己生命分別為聖,獻給神的原因。這些哥哥姊姊將自己的時間交託給神,讓神掌權的心志,是我所學習並追求的,渴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夠成為其他孩子的幫助。

[TIMA] 禱告山有甚麼好重要的?

2019年4月21日 撰文/Annie Cheng 大三

無庸置疑,禱告山在我生命中的存在,不是只有上過兒童敬拜讚美禱告的訓練這麼簡單,而是在營會中,所經歷的突破,以至於我被磨練出一種永存的盼望。
在活動中很經典的訓練,就是要求我們要學會大聲地禱告讚美,還有各種不同音量、主題、心情的讚美。這些要求看似土煉鋼,但真正需要時,這些屬靈的肌肉記憶已經被養成,以至於我可以很直接的反應我要如何面對我生命中的各種難題,如何在成長的各個波折中能夠緊緊抓住神。
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我人生中有大半時間都在中國。在這個信仰受逼迫的地區,更看到靈魂的需求以及對於生命確據的渴慕,但也源自於他們對於自我價值的迷茫。這些不健康的心理充斥在整個大民族裡,我們每天都在面對這些可能因著文革或是戰爭而形成的歷史毒瘡,不時防備著要被問起兩岸關係的觀點,又被包圍在大民族人群因生存壓力而造成的無望。脫離原本穩定的教會資源,失去與屬靈夥伴相處的機會,曾一度讓我每晚都以淚水收場,陷在試圖釐清神為我預備的生命藍圖卻又無從解惑的漩渦裡。
但因著在禱告山上第一次深刻地經歷神;因著在操練禱告中看到神說我是獨特尊貴的;因著我背過「不要叫人小看我年輕……做信徒的榜樣」、「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我凡事都能做」;因我知道當我遭受責難時,我可以用我學過的「神的屬性」來向環境宣告……因著禱告山教會我對神的堅信,所以我不放手。
我不放手,神就不放手。
感謝主我沒有屬靈的叛逆期(追求神都來不及了還要去抵抗神?),我沒有離開過神,因為我不斷的在禱告中明白神、在讀經中認識神、在敬拜中經歷神。
禱告山沒有告訴我,應該要怎麼做才是一個成功的基督徒,而是提供我生命旅途中所需要的工具,讓我可以面對不同的處境時,都經歷最豐盛而巧妙的恩典。
全能神,永不放棄。

[TIMA] 真實的滿足

2019年4月18日 撰文/王同學 國一
        四年前,我第一次參加CPA,雖然當時是同屆中最小的,但我也很適應其中的氛圍,並且樂在其中。禱告山,是個神聖又奇妙的地方,這裡讓人們找到目標,尋回自我,它讓人們得釋放、得到自由。禱告是我認識神、經歷神、與神相遇的聖所……。

        當初進CPA的起頭是什麼?我已記不清了。只記得當時懷抱著一股熱情,收拾行囊,打理情緒,為緊張得自己和不捨的家人做了禱告。與家人告別後,便進入了營隊。在營會中,我更真實的經歷到,什麼是敬拜、什麼是聖靈充滿、什麼是愛。許多的課程告訴我,我和是人不一樣,我是屬神的兒女;我是屬神的軍人;我是祂,最看為寶貴的器皿。在營會中的日子非常幸福,我找到了真正的快樂,知道自己該做的事,這些時光非常開心、美好。但每次營會結束,離開了一同事奉的夥伴,生活變回原樣,依然空虛……

        營會結束後總是自問:「我繼續參加的意義和動力是什麼?」我問自己也不知道。但總是有聲音告訴我:「為我接待學員們。」所以,每年的營會,我沒有一期缺席。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參加完營會後的改變何在?生活一樣頹廢,我一樣痛恨如此怠惰的自己。但每當想到敬拜、禱告、讀經時「真實的快樂」,我就再次回到神面前,向祂悔改。溝通的同時也修補了自己的傷痛。

        升上SGI後,我必須學習如何事奉。也許過程很煎熬,但也使我有許多突破,靠著神,做到出乎意料的事。禱告山使我擁有了能支持我的家人們,也使我擁有了新的生命,謝謝神的應許,能有如此美妙的地方,使人們能再次回到祂身邊。


[TIMA] 遇見祢的愛

2019年4月12日 撰文/陳同學 大一

        禱告山是個奇妙的地方,在我還未完全了解它時,我已經深深被它吸引了。

        小二升小三的那個暑假,我和早已是基督徒的媽媽到了教會,就在我小三那一年,我其實還不是很認識這個信仰,但也是懵懵懂懂地和教會很好的朋友一起來到了禱告山。在山上,我學會了禱告,我知道聖經的重要,我相信了神,更深知神很愛我,也許這個營會只有短短的三天、五天,但祂會在某個晚上的某個時刻,深深地讓我知道祂給我的是無條件的愛,是從未感受過的溫暖。我期待每個假期的到來,因為都伴隨著營隊的開始,對我來說這是充電,在山上的那幾天,我只渴慕祂、尋求祂。

        還記得幾年前的某個寒假,那是個下午的課程,幾個老師有男有女,站在台前讀著一封一封的信,每個信封都代表著不同的角色想對你說的話,爸爸、媽媽、老師,一字一句都會勾起種種感觸,日常生活中我不以為意的瑣事,原來在我的內心是留下了痕跡,但這一次的課程我很被安慰,它雖然勾起了我的傷痛,但同時也撫平了傷口,我變得能夠體諒師長和父母們的行為,不再那麼過意不去。

        教會就好比學校,是個平凡,卻又不失溫暖的地方,而禱告山,就像每一年的校外教學,總能體會到些什麼,但更多的是驚奇和意外地快樂。

        我喜歡禱告山,因為這是神所揀選、所愛的地方,每一次上山都會有收穫,不論是實質上的知識,又或是滿滿的感動,禱告山不曾讓我失望。

[TIMA] 用被挽回的生命經歷祢

2019年4月9日 撰文/王同學 高一

        那是,營會的最後一夜,望著閃爍的星河,我拖著疲累的身軀,走回房間,簡單梳洗後,躺到了床上,望著潔白的天花板,淚,流了下來。那兩道淚痕,劃過我的臉龐,不是因為疲憊,更不是因為傷痛,而是因為我領受到了禮物。
        為期一週的服事,你要說累,還真的是累。但是,這又如何呢?你服事的可是萬軍之耶和華愛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這一點身體的疲倦又算什麼呢?但你可能會說:「你花這麼多時間來山上,服事一個看不到的東西能幹嘛?你能領受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嗎?」我還真要說:「你來山上還真能領到東西,而且那是最美最好的禮物」。到底是什麼禮物讓我哭泣,讓我願意奉獻我的生命呢?讓我從第一天開始和你說。
        第一天拖著行李,來到集合地點,服事團隊裡有的是熟面孔、有的是新面孔,但我知道我們都有個共通點:我們都愛著主耶穌。每年我們齊聚在一起,為要服事我們的主、朝見我們的神。晚上,有一段靜默和神獨處的時間,我開始和神禱告,把在山下的生活和心情都告訴祂,雖然我知道祂早就都知道了,但我還是再一次對祂細細訴說,我也把我所犯的過錯和所犯的罪呈在祂面前,做了認罪悔改的禱告,那時我流下了我這週的第一道淚,因為我感受到神。那神聖的寶血再一次洗淨了我的過犯,我再一次體會到神是赦罪憐憫的主。
        過了幾天,依然是黑幕降臨之時,那是一個聖靈充滿的夜晚。那一夜,牧師問我們大家「現在覺得自己不被愛的,請舉手」。我沒有舉手,因為我知道我是被愛的,那是我經歷過一個很奇妙的事。
        事情發生在我國小六年級的時候。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我,在小學六年級那年躺上了手術台,那是我人生第三次躺在那裡,但這次非常特別,我們都知道,主動脈是連接心臟的重要血管,這次的動刀就是開在那裡。開完刀後,聽 我爸媽和醫生形容當時的形容,我也嚇了一大跳。當時的情況是這樣子的,我的主動脈因為有一段阻塞了,本來打算用支架撐開,但阻塞情況甚是嚴重,所以醫生打算接把那段切除換一段人工血管,切除時還沒什麼大礙,但要接上去時,發生了嚴重的問題。要特殊黏料黏的血管掉了下來,此時血液噴了出來,醫生隨即再黏上,但又掉了,又大量出血了。再試一次又失敗,醫生只好用縫的。終於處理好,但因為前面的大量出血我已經幾乎快要死去,醫生馬上插上葉克膜,暫時急救。手術結束後,醫生和我父母說我已經盡力了,剩…

[TIMA] 從小讓我遇見神的地方

2017年10月2日 撰文/Samuel 大二

第一次接觸禱告山,是小學來參加TIMA提摩太禱告訓練學院,對我而言很特別:火熱敬拜、火熱禱告、火熱讀經、每一次的聖靈充滿,那種得著和感觸是真實又深切的,很容易經歷到上帝是又真又活!
因為來到禱告山,我比很多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孩子越快的找到信仰對我的價值,「祂」不再單是我父母的信仰,而是我自己與上帝的連結和關係,這對我的成長有著顯著地關鍵影響!

我是一個愛思考的人,「思考」一件事情的合理價值與必要,這在我成長中造成許多摩擦,家人覺得我叛逆,教會認為我不聽話,但在山上的經歷神,我開始自己渴慕去尋求神。在禱告山有一種特別的恩膏,就是讓我對神很渴慕,對禱告充滿熱情。

因為這些恩典,我的成長多了很大的寶藏,而最有價值的寶藏,就是唯一的真神。
面對衝突時,我尋求神,
面對自己的低潮,我尋求神,
面對有時難以順服,我感謝神,求神修剪。
感謝神,透過這個分別的禱告山,開啟了我對神的認識,
我珍惜神在我生命旅途中所預備的每個地方,這裡是我深深遇見神的地方!

[雲彩見證] 恢復,從「心」得力

2019年3月 撰文/琦藝 Miracle

新春特會下山後,神奇妙工作繼續在我身上!

感謝主使用布康妮牧師特會「聖靈大覺醒」甦醒和醫治我受傷的心靈。

感謝主~在母親的祝福下,我參加了中華祈禱院在2019/2/4-8舉辦的布康妮牧師春節特會。

特會中在布康妮牧師生命和靈裡禱告下,幫助我「靈裡甦醒過來並聽懂」行在聖靈大能部分屬靈的原則。

其中教導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
1.有效的祈禱方式(要調整我們生命的次序,就是先敬拜帶下主的同在並在主的心意旨意中祈禱)
2.禱告的戰士七件事(倚靠聖靈的大能我們是不會被擊退)
3.行在聖靈中的8個Keys

特會期間,我在禱告中聽到一句話:「傷兵是無法打仗...」
當我更深入禱告時,發現這「傷兵就是我」,需要先到主的面前被主醫治和更新,再進入戰場,否則無法打仗。

在2/4-8特會中,我下定決心尋求主的幫助與生命的突破並願意付代價,先改變自己的生命和改變做事的次序及養成新的生活方式和蒙福的習慣:每天先從「敬拜和方言禱告和等候神與讀經」,在「神的同在並行在聖靈的大能裡」再往前走和開始一天的行程。

所以從2/8特會結束至今,我開始付代價,操練早上五點先一個半小時敬拜和方言禱告寫靈修筆記與等候神後,再讀三書及默想經文。

感謝主很信實的幫助我先「在靈裡」有些突破,心中有些「苦毒和不饒恕的問題」開始被主聖靈光照和主的話潔淨。

接著發生奇妙的事,在2019/2/16(六)晨更方言禱告時,靈裡出現「不是為我、而是為你百姓」,接著嘴上重覆哼唱出「求主賜我憐憫的心」的詩歌,特別是其中歌詞如同我靈裡的呼求禱告:「求主賜我一顆憐憫的心,好叫我,為失喪人哭泣,求主融化我,這顆剛硬的心,讓我所有眼淚,都為你而流,恢復我,起初的愛心,不是為我,而是為你百姓。」

感謝聖靈的引領和醫治,幫助我把長久無力感和說不出來的心情唱出來,而邊唱、邊流眼淚,同時發現我「因受傷變成剛硬的心開始軟化了,也開始為自己失去起初的愛向主認罪悔改禱告。」

接著聖經經文浮現出來:「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 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 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耶利米書 29:11-13)」

同時一個意念進入我的靈裡(類似從主而來的策略和方法):
先把自己所有的傷心、難過、困境、難題,完完全全毫無保留的交給主,接著默…

[TIMA] 成長的足跡

2019年3月 撰文/小琦 高二

        一年兩年,時間過得好快,轉眼間的我已經加入TIMA這個大家庭一段時間了,在這裡面,我學到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認識並熟悉許多不一樣的工作,甚至接觸了很多不一樣的人,即使每次能服事的時間很短,卻也默默的留下了足跡。

        還記得我當初國小三年級,因為教會裡有個姐姐也參加了禱告山的活動,向我媽推薦我去,我聽起來覺得很有趣,想了想就去了。那是我第一次遇見禱告山,一開始的我怕怕的,畢竟自己一個人在陌生的環境,加入陌生的人群和教會,但禱告山卻有種莫名的吸引力,讓一年又一年收到活動通知的我,迫不及待的想上山,也認識了一些知心的朋友,就這樣,我從學員訓練到TIMA,一路上雖然很艱辛,每次上山神都給我新挑戰,又感冒又發燒又腸胃炎的,但只要能更親近神我就覺得好開心~

        記得有一年暑假,祭壇組(敬拜團)的老師邀請我加入祭壇組,我當下非常激動又非常緊張,因為我從沒想過自己的服事竟然會是祭壇組,答應後我一心想著要把這份服事做好,用了比平常多很多的時間去練習,一直到彩排那天,老師也教我一些我需要學習的技巧,每場敬拜我都沉入在其中,也感覺神透過我的服事使我突破了!

        加入TIMA後,感覺自己對服事有了負擔,而且身份也不一樣了!我開始去重視每一項服事,並且努力把他做好,隨時要警醒,不然不警醒就會被掃到屬靈的颱風尾。每次上山就更接近神一點,下山後也繼續讀經禱告,神就將恩典放在我的課業上,也讓我向更多人的見證!

[TIMA] 學習「事奉的心」

2019年2月 撰文/張同學 國二

        記得第一次聽到「禱告山」時,是在就讀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但是當時的我不能參加(要小三以上才能報名),所以那時候我非常的傷心。經過了一年升上了三年級後,可以參加禱告山的營會,我非常的期待。

        第一次上禱告山時,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山上的舒活跟敬拜,因為在山上敬拜時總是可以全心全意的投入在裡面,享受聖靈的感覺;舒活對我來說也是個非常新鮮的東西,因為在自己的教會敬拜時不太會跳舞,所以第一次看到大哥哥大姊姊在台上跳舒活時,總是想要以他們為目標,想要跳得越來越好。

        山上的課程也教導我許多我當時不會的事情,比如:直禱。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直禱是什麼,也不會操作,但是經過山上的老師一步一步教禱,和大哥哥、大姊姊示範時,也讓當時的我明白直禱,並且會運用出來。

        經過了五期的CPA後,第一次當上了SGI,當上SGI後每次上來的感覺大不相同。一開始跌跌撞撞的,什麼事情都不太熟悉,但讓我最記得的,還是有一期當上SGI時常常提醒我們的「警醒」。我們是一個團隊,團隊最重要的是團隊合作,不管是互相幫補還是互相提醒,這些都是非常重要。

        剛開始當上SIG時,我的服事都是在二樓揮旗,那時的我非常羨慕在台上的服事者,只因為能夠被看見,但甘爸也教導了我們台上台下的每一個人都很重要,因為我們是服事給上帝的。

        到了現在自己也長大了不少,自己能夠幫忙的東西也越來越多了,期望自己能夠在山上不斷的突破不斷的進步。

[TIMA] 用生命影響生命

2019年2月 撰文/張同學 高二

        還記得我第一次上TIMA的禱告活動,那時我已經10、11歲了。那時的我並不知道該怎麼去禱告,該如何去敬拜,然而在第一次參加活動時,看著台上的大哥哥大姊姊,每個人在台上因著敬拜而流的汗水,和因著內心的渴望禱告出的話語,讓我感受到你們禱告是有溫度的。

        是你們用生命影響我的生命,讓我因此喜歡上你們的敬拜、禱告。從你們的眼神、對待我們的態度,讓我了解到甚麼是基督徒的樣式,內心因此而生出想要學習的心態,我也想要跟你們一樣這麼的投入在敬拜當中,也因為有跟我年紀相仿的朋友們,讓我在當中並不會感到格格不入。
        我喜歡你們每一次的戲劇表演,把紙箱片當成盾牌,折成寶劍,做成頭盔等......為了表演你們無所不用其極,你們的幽默讓台下的我們笑的不亦樂乎,也加深我們對聖經的了解。有時看到那些因著渴望而大聲禱告的眼神、哭泣的樣貌,我心中生出疑問:「是什麼讓你們可以這麼放心地去倚靠,是什麼推動著你們、安慰著你們?」我相信就是那一位神,從你們的經歷讓你們感受到可以放心的交託給祂。
        如今我也成為服事別人的,我會帶著從你們身上學習到的去對待每一個生命,記得有次在服事當中,需要為台下的學員們禱告及擁抱他們,而其中一個小孩因為我的禱告他哭了!那一刻我了解到我的話語是帶著能力的,是可以撫慰人心的,也藉著替別人禱告幫助我自己成長茁壯。

[TIMA] 一顆願意的心

2019年2月 撰文/劉同學 大一

我在國小二年級時開始來到禱告山接受訓練,當時我還是個動不動就哭的孩子,來到禱告山時,我既不敢大聲禱告,因為體能很差,手也舉不高,常常跳一跳就累了,我對於自己達不到要求時常感到挫折,但每當我想放棄時,神就會再次吸引我回到祂的面前,讓我不斷地回到禱告山。

當我長大後進入了TIMA事奉團隊,我知道神要我不再只是領受,而是去服事祂,但是TIMA團隊中,我有好一段時間都是當中最小的成員,而我又比較內向,因此我常常覺得自己什麼忙都幫不上,也不知道神要我如何服事祂,我時常向神禱告求各樣的恩賜――求唱歌的恩賜、求跳舞的恩賜,然而祂都沒有給我,直到有一次的營會,我成為了小組長,我起初以為神在跟我開玩笑,因為我很內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帶這群孩子,也不知道該如何和這些孩子交流,就在我很慌張的向神禱告時,祂用歌林多後書12章9節提醒我說:「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因為我的大能在軟弱中得以完全。」,在那次營會中神大大的加添我所需要的勇氣與智慧給我,祂也透過那些孩子讓我看見祂放在我身上陪伴人的恩賜。
每一次來到禱告山,神都會給我新的挑戰,往往是我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然而祂總是一再的告訴我,雖然我很軟弱,但是只要我有一顆願意服事與順服的心,神就會賜所需力量與智慧給我,讓我能夠完成祂所交付我的事。

[三層天] 神使用困境幫助我變成新皮袋,承接新祝福

2019年1月 撰文/匿名

2018年9月底,我的事業遇見極大的困難與挫折,並被誤解到令我沮喪想放棄生命,但神的憐憫,讓我回到中華祈禱院的苗栗禱告山「專心向主禱告」。

一到禱告山,到會場時拿到一張粉紅色「神的屬性和聖靈的膏油」並在牧長同工的帶領宣告時,我彷彿聽到溫柔的聲音:「這麼好、有能力的神」妳為什麼想死?「在祂沒有難成的事」妳為什麼認為主不能幫助你解決問題呢?
當下被提醒,我流淚悔改求主赦免我在困難受挫時,絕望到想把主和自己都棄絕.....

同時也被光照:原來我生命的根基是建立在「神國事工和人的身上」,而非「天父的愛和神的屬性上」。如果我真相信主是全知、全能、使無變有、使不好變美好的神、化咒詛為祝福...,在困難和挫折中應該是期待觀看主奇妙的作為。

當晚「遇見神」後,深知主已垂聽禱告且不會放棄我,祂要我活著與祂同工並見主的榮耀....(以弗所書 2:5-10)。

「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 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 要將他極豐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穌裏向我們所施的恩慈,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
(以弗所書 2:5-10)

接著陸續參加中華祈禱院的課程,在其中有許多的心思意念被主聖靈和聖經更新和改變。
對我個人目前最大幫助的是「三層天禱告(認識神的屬性和天父的愛...)」、「破除歷代祖先的咒詛(處理自殺意念、恐懼婚姻的問題...)」、「住在基督裡(聆聽神和明白一切在神及與 主聯合的急迫和重要...)」及「會幕式禱告(祝福的禱告...)」。

非常感謝主和中華祈禱院的牧長同工的鼓勵、扶持、幫助和代禱....
這些日子在主的憐憫和慈愛中,生命壓傷和阻塞的部分被主醫治更新後,再次能湧出活水並與主更深聯合,重新得力後再出發。
然而神的祝福不斷且恩上加恩」,11月份開始禱告山師母鼓勵並陪伴我與母親用line早晨5:00-7:00相約讀聖經,「真理叫人得自由」,這陣子持續性規律讀和默想神的話,強烈感受到在主的話語中,我和母親的心思意念及生命不斷被開啟和更新改變,並幫助我的生命更深紮實地主連結、聯合與重新得力,從個人的力量換成與主聯合的力量。

當在禱告山跨年,走入冠冕的2019年,
「沒有人把新布縫在舊衣服上,恐怕所補上的新布帶壞了舊衣服,破的就更大了。 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

[湧出活水] 說話的神

2018年12月 撰文/Joyce

看見生命的缺乏
2018年9月神光照我過去刻意避開的傷口,在一個主日聚會中講道的先知牧師沒對我發任何預言,只有在聚會快結束時下台來緊緊抱著我,對於父親早逝的我很深感受到天父的愛,神要我練習無法想像爸爸輪廓和的互動時後,像個小孩一樣拉住他的衣角!接下來的3個月,我卻沒有過得很好,陷入到人生低潮,被引出傷口裡的情緒和恐懼淹沒,一樣假裝扮演上班、服事人的角色,但是自己卻聽不見神對我說話,沒有安全感下只想抓住看得見的人和工作去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跟主的關係出現了問題,也在人際互動中出現裂痕,但主卻稱這場「崩潰」是一場「覺醒」。曾以爲很多事可以假裝沒事,想為愛的人和事多走一哩路,但卻不懂界線,用解決別人的困難逃避自己的問題,若不是因爲神透過觸碰到這些「堅難 」的題目,我可能會繼續不承認那些刻意遺忘的痛苦時刻,假裝成熟不處理情緒,躲在宗教裡卻跟本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而且有人是愛我的,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人。

本想逃避的結束,卻是更新的開始
2018年12月的最後週末,我逃離需要大量溝通的職場和服事,一個人來到禱告山希望主能幫助我整理破碎零亂的2018下半場,在安靜禱告中耶和華說:我所懷的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一年,要在最後給妳一個極大盼望!
聚會中白育書老師在台上分享:「如果有人一直覺得上帝很大,妳很小,妳就像小孩抓住上帝的衣角,神很喜悅妳這樣做!就像聖經中血漏的女子,摸到主就好了!」我在台下哭到不能自已,禱告原來不是空拋,而是與在天上的父真實親密的對話!

說話的神
禱告山大自然靜默的訓練中,神用一個損壞的盆栽啟示我,迫碎的器皿是為了讓生命樹移植和成長,祂是好的園丁,生命無法被人類所限制,根需要迫格連到廣大的土壤,當自我形象低落微小,自我懷疑的時刻,上帝卻看爲貴重,創造一個美好的結局!

帶著信心再次出發
或許還是會被錯待,但不怕了!因爲主對我們說話!或許還是會做錯跌倒,但不怕了!因爲跌在祂的手掌心,祂會保護!或許被愛和愛都有失望的風險,但不怕了!因爲失望是一時的,盼望卻是永恆沒有止盡!
「田地怎樣使百穀發芽, 園子怎樣使所種的發生, 主耶和華必照樣 使公義和讚美在萬民中發出。」以賽亞書 61:11

[TIMA] 祂的愛使我改變

2018年11月 撰文/李同學 高三

        我和我的哥哥相差六歲,從小就看著哥哥上山,看著他每次下山都領受滿滿的樣子,我就立志以後也要和哥哥一樣上山事奉神。我從小在班上就是個嗨咖,是個喜歡認識新朋友的人,但卻時常感到沒有安全感,很怕失去朋友卻又不想迎合別人。在別人眼中,我是個說話很幽默的人,但也常常不經意的玩笑開過頭,而傷到身旁的朋友。這些問題不斷的困擾我,直到我上山被上帝的愛充滿後,這些問題才漸漸消失。

        我每個寒暑假都持續上山,上山對我來說是個很必要的重點行程,因為我很喜歡浸泡在上帝愛中的感覺,為期好幾天的營會也能讓我暫時忘卻山下的煩惱,專心地尋求神,持續的被神的愛充滿。上禱告山讓我真實的在生活中感受到身後有個人能依靠,不僅在山上感受到上帝的同在,下山之後我也能持續追求神,因為我知道祂的愛永不離開我,祂永遠都不會丟棄我。

        漸漸地,我不再被自己所害怕的人際關係困擾,我越來越能自在的交朋友,說話時也不再容易傷到人,越來越能掌握說話時該有的界線。現在的我身邊有許多朋友,自從我被上帝的愛翻轉後,我變得不再跟同學一起排擠他人,而且跟每個同學的感情都很好,不管遇到甚麼事情,也越來越能以上帝的角度來面對。因此我在同儕中,常被說思想與行為表現得超齡成熟,我也在生活中成為別人傾訴心事的好對象。我所有的改變和我現在能維持的人際關係,並不是因為我做了甚麼,而是我讓上帝在我的生命中做王掌權。是上帝,為我做了甚麼。

[TIMA] 成長在主裡

2018年11月 撰文/嚴同學 國一
        我第一次上山是2015年的更新營,那次我印象很深刻,因為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聖靈那麼強烈的工作在其中,是會讓你很想親近神的氛圍,那次我幾乎每一堂的敬拜都有哭,因為可以感覺到大家的渴慕和聖靈的觸摸,我也在課程裡第一次聽到築祭壇這個詞,了解到原來平常生活中也可以敬拜神親近神。

        那次結束後我就有開始學習在生活中為別人代禱,而且把敬拜內化在生活中,我也決定要持續的參加訓練營,因為真的覺得在山上很棒。在CPA最大的不一樣的就是每個人都是要受訓練,不是只有參加了,然後自己被更新而已,是要參與服事,而且要成長,參加了真的會了解到我們就是祭司、我們就是精兵的概念,而且要把神傳出去。

        我也在營會裡得著很多的釋放,像是要原諒那些可能曾經傷害你的人,或者是一些比較,在營會都能被神恢復,也能在生活中願意接納他們,就這樣參加了五期,到了SGI,漸漸地也發現在山上不只能建立與神的關係,也能認識很多朋友,雖然見面次數不多,卻因為同樣有上山的經驗,而且可能住在不同的環境,總是能有許多話題可以聊,在許多難過或低潮,也有人能安慰自己,就像家人一樣,TIMA就像一個大家庭,有很多的人能幫助我,雖然在生活中可能不常見到他們,但他們的祝福會化為生活中的動力幫我渡過許多的難關。

[湧出活水] 再次恢復,向上帝立志

2018年12月 撰文/Jean
要去禱告山(中華祈禱院)的當天,我經歷了些攔阻,但我驚訝我竟沒有生氣。
去禱告山會讓我感到回家。因為禱告山在我未信主前,媽媽有帶我來過,幾次在山上被醫治釋放,讓我經歷到神是唯一的可拯救我的神!

這次來到禱告山,神讓我覺察我看人的眼光需要調整,面對一群和善的姐妹,可是我卻是恐懼害怕甚至有些敵意,自己就如同水煮青蛙麻痹了,經歷兩三年工作的考驗,才知道自己需要神的愛。
在山上開始學習讀經到有亮光(以前讀經是昏昏想睡),學習開始聆聽神的聲音,開始渴慕每一堂課程的領受。

感謝主,在禱告山能夠收獲滿滿,其中一堂的禱告中,我想到自己信主辛苦的過程,因為各種因素,我希望自己能穩定聚會,能穩定靈修,但都卻做不到,造成心裡說不出的鬱悶,感謝上帝的釋放,我能平安的享受在上帝的恩典以及同在中,是那麼的單純。

回家後我回想以前在教會發生的人事物,我的心變得更柔軟,願意學習建立關係,給與祝福,我對教會原本的排斥感、抗拒心,現在都消失了。看似人生的再次低谷,曲折,都有神的美意,若不經這樣的淬煉,無法拿掉那些髒污,看見神的美好,感謝主!

[湧出活水] 戶外靈修默想~上帝說話

圖片
2018年12月 撰文/匿名
一走出耶路撒冷堂,就放鬆緩步往個人禱告室的方向走去。很快的,我被路旁一盞路燈的上蓋吸引了,當我仔細注視那蓋子上的圖案時,我好像整個人被吸進去了。我按照談牧師教導的方法(聞、摸、看、聽),開始操練後,主真的對我說話了。 主問我:這是什麼? 我說:路燈。 主又問我:它在哪裡? 我說:在路邊很顯眼的地方。 我心裡正在想,這路燈蓋子上的圖案,像門,一個光芒四射的門。 這時我忍不住開口問主:主啊
!要對我說什麼? 主說:我就是光,世界的光,你要行在光中,住在光中,這是源頭,我在這裡為你預備居所,不要行在暗中,要就近我,你要成為光,作光。
我仍看了一陣子後,我去算光芒有多少,一算有24條光芒,我心裡在想,怎不剛好12條光芒,12支派,多好啊。但想歸想,我仍開口問主要對我說什麼? 主說:你用手遮住一半。 當我用手一遮,心頭一震,這樣子好像太陽(日出),也像夕陽。 主接著說:我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我是阿拉法,也是俄梅戛,你的一生都在我手中,從你出生到老死都在我手中,我是光的源頭,你要行在光中。
然後,我再遮一半細看,覺得很像約櫃,接著感覺好像會幕出現了,彷彿是外院(光芒部分)、聖所(粗條部分)、至聖所(中間部分)。 主又說話了:末後,世界各地,萬國萬邦,都要到聖殿朝見大君王,因為我就是光,世界唯一的光。